阿文版 | 英文版 | 儿童版 | 女性版 | 中文版

伊斯兰讯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伊斯兰教 > 常识答疑 >

【艾里巴尼回应学派盲从者的四大质疑】

时间:2017-05-11 22:45来源:穆罕默德·纳绥伦丁·艾里巴尼 作者:马云鹏 译 点击:
安拉说:“归信的人们啊!当使者号召你们去遵循那使你们获得生命的〔教训〕的时候,你们当响应安拉和使者。你们当知道安拉能干涉个人的心灵,你们只被召集到他那里。”(古兰第8章:24)
                                                                                                           

十年前,我在《先知的拜功模式》的前言中谈了这些问题。今天,我发现它对广大穆斯林青年起到的良好作用,它指导青年们回归伊斯兰:在宗教、功修方面必须依照最清澈的源泉——古兰经和圣训。
知感安拉!执行圣训、重视圣训者与日俱增,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然而,我也看到一部分人从中作梗。在此,有必要引述古兰经和伊玛目们关于必须回归经训的一些论点和论据进行说明,以正被个别盲目因袭的学者所扰乱了的部分人的视听。所以,我主张将正反两方面都提出来,也许它有助于读者和其他遵循圣行者一道遵循圣行。托靠安拉,使,大家都能够成为获得成功者的行列之中的一员,求主意欲。
1、有些人主张:毫无疑问,宗教事务中,遵循先知的指导是义务。即功修有待用经训的依据来确定,没有为个人意见和演绎留有任何余地。比如:拜功。可是,据我们所知,盲从因袭的学者们却不怎么样提倡必须要遵循先知的指导之话题。反而,我们发现他们认可分歧。还说,分歧是对这个民族的宽大。在每每驳斥维护圣行者时,他们还引证“我教民的分歧是一种慈悯。”这段圣训为依据,还说:“这段圣训就很清楚地证明与你所提倡、编著的书籍的原则相左,你对该圣训有何看法?”
解惑:好,首先,这段圣训不正确,属于虚构的,无据可考。学者赛布克(求安拉慈悯他)说:“我不明白:这段圣训的传述线索,究竟是正确的,还是羸弱的,抑或是捏造的。”

还有一种传述,据说:“我门弟子的分歧,是对你们的一种怜慈。”“我门弟子如同天上的星宿一般,你们紧跟哪一位都能走向正道。”
以上两段“圣训”都不正确,第一句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第二句是捏造的。在我的丛书里《懦弱、假冒圣训及其对伊斯兰民族的影响》的第585961节,我均有详尽的论述。
其次,该“圣训”不仅懦弱,还与尊贵的古兰经相抵触。古兰经中禁止在宗教中分歧,提倡团结一致的经文,可以说是妇孺皆知的,不过我还是略提一二。至高无上的安拉说:“你们不要纷争,否则,你们必定胆怯,你们的实力必定消失。”(古兰第8章:46)又说:“你们不要成为以物配主者,即分离自己的宗教,而各成宗派者;各派都喜欢自己所奉的宗派。”(古兰第30章:31-32)还说:“他们将继续分歧,但你的主所怜悯的人除外。”(《古兰第11章:118-119
既然你的主所怜悯的人不分歧,那么,搞分歧的人,就不外乎是些捕风捉影的人而已。理智哪能接受分歧是一种怜慈之论调呢?!
这段“圣训”无论从传述线索,还是内容方面,无疑都是不正确的。那么,显而易见,将其引用来作为妨碍遵循古兰经、妨碍坚守众伊玛目所提倡的圣训的依据,就是极其错误的了
2、还有些人认为:如果宗教分歧是被禁止的,那么,对圣门弟子和他们之后的伊玛目们的分歧,又如何解释呢?莫非他们的分歧和其他晚辈们的分歧有区别?
解惑:是。两种分歧之间有很大区别。归纳有二:一,环境背景;二,影响。

圣门弟子们的分歧是出于无奈和理解上的自然分歧,并非是他们有意闹矛盾。圣门弟子时代出现的其他问题,都形同此因。他们出现分歧,也在继续分歧。类似分歧难以完全摆脱,他们却不属类似前面经文所斥责的对象,该受谴责者,其前提是有意图或固执己见。没有这种前提,怎受谴责?
而盲从因袭者当中存在的分歧,十之八九是毫无理由的。他们有些人非常清楚自己所坚守的与经训不沾边,经训要求做的,却是他们自己平时所反对的学派所坚持的行为,他们之所以抛弃,仅仅是因为相反了自己学派的“买兹亥布”。学派在这些人眼里就是原则标准,就是先知所带来的教门,而其他学派已是被停止的另一种教门!
与此相反,另一些人主张:这些学派的“买兹亥布”之间即使存在很大的分歧也是对的,每个学派各有一套教律;有些晚辈们就公然这样提倡:穆斯林根据自己的选择,任意坚持或放弃一种学派无妨,他们都正确。坚持保留分歧的人,我们常常听到他们仅是根据这段虚伪的“圣训”:我教民的分歧是一种慈悯。他们还煞有介事地分析道:“分歧之所以是一种慈悯,因为有了分歧,才会有大众任意选择的余地!”然而,这种“道理”正好与前面提到的古兰经节文公然抵触了,也与前辈伊玛目们的观点相对立了。看一看以下几位学者反对分歧的言论:
伊本·嘎斯目(求安拉慈悯他)说:“我听到马立克和莱斯就圣门弟子的分歧而说道:‘他们的分歧不是人们所认为的:为了提供给大众任意选择的余地。不是这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艾希海布(求安拉慈悯他)说:‘选择遵循圣门弟子传述的可靠圣训,对这种人,你认为是一种任意拣选吗?’有人就此问题,请教伊玛目马立克教长,他说:‘誓于安拉,那是唯一选择。真理只有一条,是一致的。两种不同的说法,怎么都是正确的呢?!’”
学者祖尔戈(求安拉慈悯他)所著的《法学入门》第一册第89页中,引述了伊玛目马立克(求安拉慈悯他)的话:“真理是一致的,不会有出入。”他说:“艾卜·贾尔法·曼素尔和后来的莱士德想好了采用伊玛目马立克学派,将他的著作《穆宛塔》作为阿巴斯王朝的法律依据。伊玛目马立克便阻挡了他们俩。他说:‘圣门弟子在分支问题上有分歧,因为,他们都分散在不同的区域,都是正确的。’”
这段话很著名,不过后一句“都是正确的”,无据可查,我所接触过的参考书中没有这一句话。
伊本·阿卜杜勒·丙勒(求安拉慈悯他)说:“假如,正确出现在对立的两个方面,先贤对各自的演绎、裁决、结论不会互相指责。他们怎能看着一件事物产生,而正确的,却是其反面。”这句话说得好:一种情况下,两对立的事物共存,比此更可卑的事出现已不可能。
如果说,这个传述一定不是出自伊玛目马立克本人,那他为什么拒绝曼素尔采用他的著作《穆宛塔》来团结人们的意见呢?我看,哈菲祖·伊本·凯希尔(求安拉慈悯他)在《圣训学择要详解》一书第31页中提到的一段传述太好了。伊玛目马立克说:“人们团结在一起,就能发现我曾经没有发觉到的一些问题。”这就是他做学问的态度,他的胸襟。
无疑,矛盾是没有一点好处的,也不是一种怜慈。
不过,某些矛盾是要受到安拉责问的,例如:为了固守某一学派的“买兹亥布”而闹出的矛盾。
也有蒙安拉原谅的,不受责问的矛盾,例如:圣门弟子之间和他们以后的一些伊玛目之间的矛盾。愿安拉使我们加入到他们的行列,顺利地追随他们。
很明显,圣门弟子的分歧,不是盲从因袭所导致的分歧。因为,他们一贯反对闹分歧,并竭尽全力地避免之。难免出现分歧,这是可以理解的。而盲从因袭者,尽管他们完全抑或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分歧,却不竭力避免,相反还认同〔不当有的〕分歧存在。由此可见,这两类分歧,截然不同。
这是环境背景的不同之使然。至于从影响角度而言,区别更是一目了然。
圣门弟子,既就是他们之间在枝节问题上有明显分歧,但他们还是非常重视团结,严防分裂的。比如:圣门弟子当中有主张在拜功中高念“泰斯密叶”的,也有不这样认为的;有的人认为抬两手为可嘉,也有人不那样认的;有的人则主张触摸妻子破坏小净,而有的人不那样认为。他们却都在同一位伊玛目身后礼拜,任何人都不嫌弃跟在不同于自己学派的伊玛目后面礼拜。
盲从因袭者,他们的分歧,与前面所说的圣门弟子的分歧则截然不同。最能说明这个事实的便是穆斯林们对于拜功——继两个见证词之后至关重大的一个要素方面的分歧,他们几乎不愿跟在一位领拜师身后去礼拜,其借口是说:那位领拜师的观点不同于自己所尊奉的学派(买兹亥布)之作法,他们认为,领拜师的拜功是徒然的。说最客观一点儿,领拜师的拜功欠佳。
这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唉!怎么说呢?其实,至今许多著名学派的书籍,就这样公然记载着这些谬论。从而,在大清真寺里,出现了不同的四个礼拜点,人们各自在等候自己的领拜师,四个领拜师你来我去,率领自己学派的人礼拜!
有些盲从因袭者之间的矛盾达到了白热化。哈奈菲和沙斐仪两学派的人不能通婚!哈奈菲学派一位著名的学者,号称“人、神二界的穆夫提”,曾发布的一份决议书中写道:哈奈菲学派的人可以娶沙斐仪学派的女子为妻,反之则不然。即:沙斐仪学派的人,不能娶哈奈菲学派的人为妻,因为,根据他们奉为玉帛的经书中,记载着这样的说法:沙斐仪学派的人形同曾受经典的人(犹太人、基督徒),信士可以娶有经人的女子,而有经人不能娶信士的女子!
仅从以上这两个例子中,有理智者就清楚地看到,这些晚辈们的分歧、固执己见所造成的不良影响有多么严重。先贤们之间的分歧,却没有在民族中产生如此不良的恶劣影响,因而,他们完全有别于古兰经所指责的那些分裂教门的人。
愿安拉引导我们走向他的端庄道路。
退一步讲,如果这类分歧,其不幸仅限于内部,没有延伸出去影响其他人接受伊斯兰教,也可谓:白璧微瑕。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种不幸还影响了许多国家、地区的非穆斯林,由于他们的分歧,严重地妨碍了一大批人信奉伊斯兰教!
穆罕默德··安萨里(求安拉慈悯他)在其所著的《来自西方的黑暗》一书第300页中这样写道:
美国波士顿大学举行了一次会议,一位与会者提到的问题多是有关东方学家和穆斯林的话题。他说:“穆斯林们通过什么样的教育方式,走在了世界其他人的前面,是他们都完全掌握了伊斯兰吗?伊斯兰教育按照逊尼派去理解呢?还是按照什叶派中的伊玛目支派或宰德支派去理解呢?他们内部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些人用狭隘的进步考虑每一个问题,其他人考虑问题则是那样严肃、陈旧!其实,那些宣传家,由于自身徘徊不定的缘故,导致其宣传对象们也无所适从。”
穆罕默德··苏利塔尼·曼阿苏目(愿安拉慈悯之),这位学者在其所著的《苏利塔尼的一份重礼——致日本穆斯林的一封信》的前言中写道:
日本东京、大阪地区的穆斯林问我:什么是伊斯兰的实质?“买兹亥布”(学派主张)是什么意思?每一位穆斯林——信奉伊斯兰教者必须要信奉四大“买兹亥布”中的一个吗?即:要么加入马立克学派,要么加入哈奈菲学派,要么加入沙斐仪学派,还是无须坚守其中特定的某一个?
为此,我们这儿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和严重的矛盾。一些思想进步的青年想加入伊斯兰教,欲获得正信的荣耀。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东京穆斯林协会,结果,印度籍的人说:这些人当选伊玛目艾卜·哈尼法学派,艾卜·哈尼法是民族的一盏灯。而印度尼西亚爪哇的人说:还是遵循沙斐仪学派的“买兹亥布”观点吧!
这些日本人听到后,感到非常吃惊,他们踌躇茫然。选择学派“买兹亥布”的问题,成了他们踏上伊斯兰教正信之途的障碍。
3、另外一些人认为:向人们宣传遵循圣训,不采纳与之不同的伊玛目们的各种主张,那是将他们的演绎和见解弃之不顾、不加利用的不明智者所为。
我认为:这种说法,离真理太不沾边了,纯属谬论。前面的论据已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同时,也说明了此种说法的矛盾性。我们主张坚持:不能将学派“买兹亥布”当作教门去信守,不能使其凌驾于古兰经和圣训之上,或替代经训。或者对某些意外之事寻找新的解决办法时,有分歧产生就不能以学派“买兹亥布”作为度量衡。

苏莱曼·泰明(愿安拉慈悯之)说得好:“如果让世界上每个人都宽大,那么,犯罪和不幸之事就全都出现了。
伊本·阿卜杜勒·丙勒(愿安拉慈悯之)引述了此话,最后他补充道:“这种观点是公允的,我还不曾知道有谁对上述观点有不同意见。”
我们对不顾经训地固守学派“买兹亥布”所持的反对姿态是符合公允的,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
参照各学派学者的言论,从中受益,借助它去正确理解和解决那些分歧——找不到古兰经和圣训原文的分歧——的问题,也是急需说明的问题。
对于解决问题,我们不但不反对,而且提倡、鼓励人们这样做:凡是走遵循古兰经和圣训之道者,都值得我们去汲取他们的精髓,学习他们的长处。
大学者伊本·阿卜杜勒·丙勒(愿安拉慈悯之)说:“兄弟!你应当重视记下许多根本问题。重视圣行,重视古兰经所记载的各种论断,参考众法学家的言论,便是达到了坚持清廉先贤的做法,是一名认清了坦途,跟随着先知的指导,仿效圣门弟子行为的幸运者。你应当使法学家的言论有助于自己的演绎,成为打开思路的一把钥匙和理解圣训句段时有多种意思的可能性旁注。对圣训,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无条件地坚持,而对其他人的言行,就不能这样对待。要培养自己像众学者一样,背记圣训并深思之。学习他们研究、思考、观察的方式方法,对他们提供给我们的许多精神财富,所付出的努力,我们应当感激。肯定他们的成果——成绩是多方面的,而对其错误,无须回避,因为是人就有错误。其实,他们没有把自己看得那么清高,以致不出现错误。”“凡清高自负,拒听良言,自己的言行与圣行相对立,却不思悔改者,他便是迷误者、使人迷误者。同样地,认不清自己的错误,又信口雌黄,乱出裁决,妄下定论者,更是盲目、迷路之徒。
真理已昭然  何须去乱选!
4、有些盲从者,他们中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误解,妨碍他们去遵循明知不同于自己学派“买兹亥布”的圣行,他们认为:遵循圣行,就是否定学派“买兹亥布”,被视为犯错。胆敢认为学派“买兹亥布”为错误,在他们眼里就是对伊玛目的诽谤。对任何一位普通穆斯林都不能诽谤,怎能对伊玛目那样呢?!
诚然,这种理解是站不住脚的,原因是让人放弃更深了解圣训。理智健全的穆斯林怎能说出这种话呢?!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说:“法官出裁决,他竭尽努力正确时,获得双重报酬;若竭尽努力裁决失误时,他可以获得一份报酬。”
这段圣训,反驳了前面的那种说法。它非常明白地说道,一个人出现错误,从教律角度而言,他可获得一份报酬;如果竭尽所能之后,在见解中出现错误,同样有报酬。怎么说其有错误系诽谤呢?!无疑,这种理解是错误的,凡持同样观点者,须尽早改正。否则,他就是对所有穆斯林的不敬,莫要说普通百姓,更有甚者,是对所有优秀伊玛目的诽谤,包括圣门弟子、再传弟子、以及他们之后的所有演绎教律的伊玛目。
我们非常清楚,著名的学者们均互相指正,相互说过对方的错误。有理智者能说那是互相诽谤吗?!据悉,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曾针对艾卜·伯克尔(愿安拉喜悦之)解释一人之梦境时说道:“你的解释,一部分正确,一部分错误。”这难道是使者(愿安拉福安之)对艾卜·伯克尔(愿安拉喜悦之)的诽谤吗?!
持这种错误说法所造成的广泛影响当中,还有一种更令人咋舌的现象,那就是妨碍他人遵循与他们的“买兹亥布”派系不合的圣训。一旦遵循圣训,在他们看来,就是对伊玛目的诽谤,而跟随伊玛目——即使违背圣训,也是对伊玛目的尊重和敬仰。因而,为了不存在的、所谓的诽谤,就固执、盲从、因袭自己“买兹亥布”派系的伊玛目。
“那些人忘了——不能说,人人都忘了”缘于这种认识,他们陷入了比他们想要跳出的更为不幸、更为可卑的深渊之中。试问:跟随伊玛目是尊重,相反便是诽谤,那么,违背使者的圣行,拒绝遵循之,去跟随与圣行相违背的派系的伊玛目——(正统派对学者伊玛目的基本态度是:伊玛目不具有“无谬性”、“免罪性”、“永不犯错”;而什叶的主流派别十二伊玛目派则把信仰伊玛目们的“无谬性”列为其信仰的基本信条之一  平台注),难道就能心安理得吗?!诽谤使者不是叛逆吗?!如果相反伊玛目是诽谤,那么相反使者就更是诽谤了。对使者的诽谤是十足的叛逆——祈求安拉护佑我们。假若事情如他们所描述的,主啊!这些人没有可回答的理由了,哎,惟有一种说法——我们常常从他们中的有些人的口中听到的说法,即:我们抛弃圣行,只是出于对我们派系的伊玛目的十分信任之缘故,因为伊玛目比我们更了解圣行。
对他们仅有的这种说法,如果我从不同角度去分析,有点太费时,就从一个方面说说,求主意欲!
你们派系的伊玛目,不光比你们更熟知圣训,而且,超过你们十倍、百倍……任何一位伊玛目,都比你们清楚圣训。一旦与你们派系“买兹亥布”不同的正确圣训出现时,你们应当必须、立即去遵循圣训才对。因为还有其他伊玛目正遵循着那些正确的圣训。你们前面的话还在。你们所谓“相反”会告诉你们,这种说法的矛盾:我们应遵循圣训,因为我们信任遵循那段正确圣训的伊玛目。跟随遵循正确圣训的伊玛目好?还是跟随相反正确圣训的伊玛目好呢?我想,若安拉意欲,这个答案对任何人来说,不会是艰难的不易理解的。
因此,我可以这样说:凡是正确的圣训所肯定的,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放弃之。学者们也从未说过放弃的话——其实,他们也不会说那样的话。相反,凡是出现的问题,他们都向人们做了说明。没有说明的,则情有可原,他们获一份报酬的享受。或许是我们没有阅读到,或者我们所见到的是通过依据不足的途径来的,或者是学者本身有其他可以理解的缘故。而这些伊玛目之外的人,在阅读到正确的圣训之后,他没有任何理由不遵圣训而固守自己所信奉的“买兹亥布”派系。
必须遵循使者(愿安拉福安之)的圣训——那位使者(愿安拉福安之),他是受到保护的,不犯错误的。这,便是我写这篇短文的初衷和目的。
至高无上的安拉说:“归信的人们啊!当使者号召你们去遵循那使你们获得生命的〔教训〕的时候,你们当响应安拉和使者。你们当知道安拉能干涉个人的心灵,你们只被召集到他那里。”(古兰第8章:24

安拉的话,是真理,他引导人上正道,他是最好的知己,是最好的援助者。愿安拉赐福先知穆罕默德及其家属和伴随他的人们平安。一切赞颂归于安拉——全世界的养育者。 
穆罕默德·纳绥伦丁·艾里巴尼
伊历1381/5/20于大马士革
 





(责任编辑:isla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在评论内容最后注明“网友评论,不代表伊斯兰讯息网观点!”字样。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